地区:哈尔滨
哈尔滨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关注公众号
访问手机版
我与围棋名家余镒老师的一盘“和棋之局”
[ 编辑:harlibaba | 时间:2018-03-28 10:45:33 | 浏览:1573次 | 作者:祝树国 ]
分享到:

哈里巴巴:


编者按:2018年3月14日余镒和周龙莅临呼兰监狱火凤凰围棋社观摩指导。这是《围棋报》和呼兰监狱方共同搞的帮扶和关怀服刑人员的“爱心活动”。本文是服刑人员的亲历记。



余镒和周龙同志受到呼兰监狱管理方的接待和欢迎


    早就想写这篇文章了,可是一直却想不好题目,我不敢写“大战余老”,也不敢用苦战之类的词,因为那样不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最后有个声音在心里逼问自己,“你同人家余老下了一局棋,到底是个啥心情呢?”思想里另一个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还能有啥?高兴呗!真像是做梦一般。”于是我便满怀喜悦地回忆起我与余老的这盘梦幻般的“和棋之局”



    其实我学围棋很晚,是在入监后的第四年受监区同犯艾福民的影响后才开始我的“围棋生涯”,能够像殿堂级的人物学习,始终是我的梦想,只是以我的身份和地位,与浙江省绍兴市围棋协会副主席余镒这些棋界名人是不可能有半点瓜葛的。不料苍天有眼,想是见我等囚子每日仍然手谈不缀,虔诚之心可嘉,渐生恻隐,竟为我等降下了这样的一段机缘。



    2018年3月14日,在《围棋报》创始人王振华先生的大力协助下,浙江省围棋协会副主席余镒老师和广东省汕头市围棋协会副主席周龙老师莅临呼兰监狱火凤凰围棋社观摩指导。在监狱政治处主任赵殿君、教改科科长李勇、狱政科科长孙逊的陪同下与两位远道而来的贵宾先后参观了监狱综合教育大厅的服刑人员围棋活动现场和火凤凰围棋社。在教育大厅内,赵殿君主任和李勇科长向两位贵宾详细的介绍了火凤凰围棋社5年来的成长历程及服刑人员接受围棋教育后的思想转变和本年度由呼兰监狱和中国《围棋报》联合举办的第二届“火凤凰杯”服刑人员围棋甲(乙)级联赛的各项筹备工作,两位贵宾对本届联赛精细化的赛程、赛制编排及合理化的场地布局给予了“很专业”的高度评价。



    上午10时,监狱领导与两位贵宾在教改科二楼“火凤凰”围棋社社务委员会办公室举行了座谈会,与会期间监狱领导和两位贵宾就“狱园围棋文化教育”的有关课题相互交换意见,并在监狱工作向社会延伸、社会帮教向监狱拓展、吸引社会力量对“狱园围棋文化教育”进行普及、帮教等相关议题达成共识。座谈结束后两位老师还为火凤凰围棋社赠送了书法作品并为火凤凰围棋社题词。


   

余老题字:不虚此行!

    期间,余镒老师得知我是火凤凰围棋社的社长后,非常热情地邀请我同他手谈一局,并问我处于什么样的水平,我对余老说:“业1强、业2弱”,那我就让你三子吧。其实以余镒老师的水平对一般的业二、业三也是要授上四子的,“还是让四子吧”我不禁脱口而出。“那好,四个就四个吧”余老爽快的答应了。



周龙同志题字:让每个人乐在棋中。


    对局前,我按照理制向余老鞠躬致敬,请多指教后战斗开始了,余老第一手大飞挂角,我毫不犹豫地用了大飞守角的定式,对此我是有所准备的,虽然局部两分,但是因为白棋留有一定的缺陷,我大可利用让子棋的优势而率先发动攻击,掌握主动权,不料余老却脱先在另一侧选择小飞挂角,数招过后,让我顿时失去了攻击方向,只好牢牢的护住角地,预先准备好的飞刀没有派上用场,还落了后手,心中未免有些不甘,当左上出现一块劫棋的时候,走出了本局的第一手臭棋,使右上方角地顿失,局部大亏,心情也由此大坏,其实,此刻我还是有很大优势的,毕竟是让四子,虽然在角上吃了亏,但全局进攻的主动权还是掌握在我手里,于是我开始向大块的白棋发起了攻击,狠招频发,咄咄逼人,转眼之间,十四多个回合过去了,此时我才真正发现了余老的厉害之处,对于我的穷追猛打,他没有什么欺招骗招,也从不仗势欺人,更没有无理手和问题手,你的棋走到哪里他就随你走到哪里,你夹他就跳,你刺他就粘,你追他就跑,绝对的脾气随和,与棋无争,可就在这看似的随和与棋无争里,让我领略到了他那水漫金山般自然强大的力量,明明是我在攻击他的棋,可走着走着却发现自己的棋十分危险需要自补了,正如老子所说的“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一连串的攻击,最后只围住了他鸡肋般的几颗残子,纹枰之上,犹豫之间,回头再看全局,优势已是微乎其微了。



    在对局室内,李勇科长向广东省汕头市围棋协会副主席周龙老师介绍了火凤凰围棋社的组织机构和各监区分社社员的入社条件等相关情况,当周龙老师翻阅火凤凰围棋社社员杨****手绘的数十册围棋对局谱时,李勇科长向他介绍说:“全狱共有十四个分社,我们没有足够的围棋书籍来满足每名服刑人员的学习需求,所以在有限的的条件下社员们就自发的手绘一些棋书,各分社以此共享,这一切都源于他们对围棋的热爱”。周龙老师听后感到非常震撼,他说:“真没想到,你们监狱的火凤凰围棋社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成长起来的,监狱里能有这样一批热爱围棋的服刑人员,既是他们之福,也是围棋之幸”。并表示将会对呼兰监狱围棋文化教育改造工作予以长期的指导和帮助。



    由于时间的关系,外加旅途劳累,余老与我的指导棋只下了一百余手便告结束了,在余老的提议下定义此局为和棋,并与我握手致意,并对我说:“一定要坚持下去,下好围棋”。回想与余老下的这盘棋至始至终他都下的气定神闲,无欲无求,仿佛是一位逍遥的仙人,可是他在棋盘前的神情却又是那样的专注,好似老僧入定,完全达到了一种精义入神的境界,由此联想到余老一行千里迢迢来到呼兰监狱在普及狱园围棋文化之余,与我的这盘“和棋之局”令我终身难忘。当与余老的手握在一起时,一股暖流不禁涌遍了全身。

    是的,在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中还有像余老等这样一些人,他们以播撒爱心,传承文明为己任,他们追求的是高贵的精神生活,向往的是高尚的人生境界,对于曾经在物欲中迷失方向的我们来讲,他们的到来就恰似炎热夏日里的一丝清风,既愉悦了我们的身心,也纯洁了我们的心灵,同样也激励着我们坚定地走好改造之路,走向新生。

    正是:余周名宿赴狱园,精义入神趣手谈。和棋之局永铭记,大爱无疆美名传。


上一篇:精魂之谱 —— 谨以此文纪念加藤正夫九段
下一篇:我也想找份稳定工作——访业余围棋“天王”王琛
棋韵人生更多>>
  • 精魂之谱 —— 谨以此文纪念加藤正夫九段

    哈里巴巴:本文刊登于《围棋天地》2011年第20期2011-10-13 2004年的年末,当我听到加藤正夫逝世的消息时,感觉是猝然的,“刽子手加藤”、“半目的加藤”留在我印象中的,依然只是一张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的脸庞。57岁的加藤先生的死,似乎在告诉着我,“擂台赛一代”的围棋偶像,已经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了。尽管自上世纪90年代始,韩国围棋势力崛起,21世纪更是有着层出不穷的中韩新世界冠..

    浏览量:987次发布时间:2018-04-06
  • ·我与围棋名家余镒老师的一盘“和棋之局”
  • ·我也想找份稳定工作——访业余围棋“天王”王琛
  • ·我的江湖--唐晓宏7段的彩棋人生
  • ·春时绍兴东湖行
  • ·潇洒人生 风流棋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