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哈尔滨
哈尔滨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关注公众号
访问手机版
《喻平客栈》——《北大荒丰缘武林传》第14回
[ 编辑:harlibaba | 时间:2015-10-03 01:52:00 | 浏览:1814次 ]
分享到:

哈里巴巴:


策划:熊然

原著:郭善溶   导演:郭善溶

制片人:王来锁

剧务:梁爽

版权:北大荒丰缘集团 荣誉出品

主要演员:

无影手(刘泊辰饰) 昆仑大侠 断魂(王琪饰)日本浪人 向东直毅(李向东饰)轶道师爷 刘氓(刘民饰)
玉面书生 欧阳紫(张子豪饰)白素素(胡姗姗饰)赛李广(刘计饰)毛提辖(毛东旭饰)江南曲伯虎(曲迪饰)千手帮主 石破天(孟繁民饰)丐帮帮主郎坤(王乾坤饰)枫海帮帮主宿清(宿峰饰)枫海帮北安舵主李求道(李晓军饰)北大荒丰缘钱庄熊管帐(熊然饰)轶道府胡府尹(胡轶刚饰)御医院主事王太医(王星军饰)翰林院大学士李之青(李云增饰)兵部尚书杨振华(矫吉州饰)大理寺卿孙译(孙毅饰)御前三品棋待招刘星(刘星七段饰)御前五品带刀护卫赵守洵(赵守洵五段饰)徐泰斗(徐志毅饰)梁城管(梁浩饰)
店小二崔秘(崔志强饰)喻平客栈 王老板(王来锁饰)刀上飞燕于天华(于宙华饰) 玉蝶(田智元饰)小倩(马川惠饰)玄真道长(朱燕铭饰)武状元小梁王(梁爽饰)小孟尝 董尚志(董泉龙饰)


背景:自从武林至尊玄真道长退隐江湖之后,武林群龙无首,帮派林立,都欲称霸武林位及至尊。在大小几十个帮派中以翘楚峰,昆仑派,轶道府,天华帮,潜龙会,丐帮,枫海帮,蓬莱岛,计弈海,千手帮最为有名。各派厮杀多年未分高下。遂于去年武状元小梁王会招天下豪杰,约定每年举办一届武林丰缘大会一决高下,胜者为武林至尊,号令天下。众帮派一致同意。去年昆仑大侠“断魂”技压群雄成为首届武林盟主。按规矩武林大会由各帮派轮流承办。今年已有天华帮,潜龙会,丐帮,枫海帮,计弈海等帮派承办了比武大会。此外,与武林关系密切的御医院王太医在其所管御医院乘办了两轮。小梁王背后是武林中有名的北大荒丰缘钱庄管帐,蓬莱仙人岛熊岛主。梁王虽然自诩为“武林统一”尽力,实则挟武林盟主号令天下。根据梁王所立规矩,武林盟主之位每年一决,不可传袭。盟主如若不从,即便本人无敌天下,下届也无法参加武林大会,自然也无法再做武林盟主。对此天下英雄早有怨言。这一日,梁王外出巡游返京,大队人马前呼后拥浩浩荡荡路过计弈海沙家浜芦苇荡,突然在芦苇丛中飞出一个120斤的大铁锤,正砸在队伍中最豪华之玉辇中心,顿时车毁人亡。梁王当场暴毙。官府缉拿凶手十日未果,遂命翰林院大学士李之青,兵部尚书杨振华,御医院主事王太医督办此案。三人经密议后认为,凶犯必是武林中人,此事只能智取,不可强夺。遂以皇帝钦差身份莅临武林丰缘大会,名为现场裁决胜负,实则暗中缉拿凶犯。此事一出,武林震动……本片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


    丰缘武林大会第14轮在喻平客栈举行。客栈王老板早年是武林中人,后金盆洗手,在松江州轶道府地界的花园和吉林二街十字路口开了这家叫喻平的客栈。由于是州府所在地,又兼此地风水甚佳,再加上王老板会经营,往来客商络绎不绝,王老板财源滚滚,客栈几经扩建修茸,现已成为有三层客房,外带观光塔楼一座的复式星级酒店。王老板财大气粗,承办一届武林大会自不在话下。客栈接待个百八十人,吃喝拉撒,轻松自如。
    于客栈塔楼顶层凭窗而望,松河自楼前逶迤而过。楼后是一片竹林,竹林后面是一做大山。山势险峻,郁郁葱葱。百鸟缱绻其里,虎蟒幽踞期间。此山正是闻名遐迩的翘楚峰。


    白素素斜倚假山心中怅然,不觉间口中竟低吟出来:“休休,念我亭前流水,终日凝眸,凝眸处又添一段新愁!”

“好词!”
“什么人?”素素心中一惊。话音落处,假山背后转出一位公子。此人身材高条,外着青缎子英雄氅,白色中衣,下身白色罗裤,脚蹬黑色薄底快靴,面色白皙,手中拿着一把龙鳞竹扇。素素虽然心悸,但见来人斯文有礼,心中方定。公子上前一步施礼道:“小生无影手,冒昧拜见****。”“哦,我听师兄断魂说起过你……。”素素早知道他武功高强,今日一见不想竟还是这样一表人才,心下便有了三分爱慕。

    断魂下了小轿,抬眼望去。此路口确是风水宝地,只见沿街店铺云集,人流如织,各色商贩充塞路边,叫卖吆喝不绝于耳。不远处青山绿水,花团锦簇,鸟鸣啾啾。心想,这王老板把客栈开设于此确有眼光。不觉间已步入客栈厅堂。小二赶紧上来招呼:“客官,您是打尖呀还是住店呀?”“先来一壶武夷红袍。”小二答应一声去了。王老板认得是断魂,忙上前招呼:“断大侠驾到有失远迎,失敬!失敬!楼上请。”

    “红杏枝头春意闹,绿柳河畔柔情扬。劝君把酒敬斜阳,乐向花间留晚照。”——步盈诗雅风相送,影动未觉声先闻,随着抑扬顿挫的吟咏之声,楼梯口处闪出一人。此人头戴翘脚淡青色幞头,身穿彩锈十团白色狮子绣球开氅衣,手中摇着一把大折扇。来人正是曲伯虎。因平日做得几首歪诗,写得几笔赖字,便自诩为江南第一大才子。说起来,这曲伯虎确实是大才,江湖上流传着许多关于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故事,其中最有名的一段是这样的:一日曲伯虎街上闲逛,遇到一人手中拿着一把白色璞扇尚无字画,便上前拦住此人毛遂自荐道:“我是江南第一大才子曲伯虎,你可认得我?”那人答到:“当然知道,您老大名在下如雷灌耳,岂能不知。”曲伯虎道:“那就好,你这把扇子还没有题字,我给你题几个字吧。”说着就从那人手中夺过纸扇。正欲挥毫之时,只见那人急忙双膝跪倒,打拱作揖。曲伯虎见此情形大为不解:“区区小事何必行此大礼呀?”  那人哭道:“我是求你别写……。”

    断魂和曲伯虎坐下品茶闲聊。不多时,楼梯上快步走上来一位少年。头戴束发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身穿圆领金色团花大红剑袖,腰间围着三镶白玉带,下身穿红色牡丹花罗裤,脚下登着一双黑色白底单靴。这少年正是曲伯虎原来的徒弟玉蝶。玉蝶曾经跟着曲伯虎学棋到七品(相当于现在的3段)。之后归入断魂门下。少年在丰缘武林大会开幕日第一轮就险些战胜了欧阳紫。局面一度领先,但姜还是老的辣,少年没能抓住胜机,被欧阳紫扭转了局面。自古英雄出少年,此役少年已初露锋芒,破茧化蝶指日可待。果然,第四轮玉蝶战胜了千手帮帮主石破天。

    说起这石破天那可是大大的有名。石破天开了一家棋社。广招门徒。各处贴出告示:“古今定式某全会,过去的会,现在的会,将来的我也都会……。”棋界有人骂道:“这还要不要脸了?将来的你也会?!这牛都吹上天了!”其实骂人者有所不知,在如今的江湖上混靠谦虚很难吃得开,得善于包装和推销自己。正所谓:干说不练假把势,只练不说傻把势……象石破天这样又说又练那才是真把势。石破天上届是第五名,本届目前位列第四。足见其却有“吹牛”之资本。
    石破天败给玉蝶后,众门徒一起围上来道:“师傅,古今定式都会怎么还输了?”石破天大骂道:“这小子不按套路来!”

    玉蝶本届大会战胜的第二个高手是日本浪人向东直毅。这日本浪人可真不是一般人,每次出场都有宫本武藏,服部半藏,柳生十兵卫等一大帮家臣前呼后拥。玉蝶经过一翻苦斗将向东直毅打倒在地,众家臣一见主人失利,一拥而上,围攻玉蝶(有些日本人就是这样,为了面子不顾武德)。结果玉蝶大战三人,格斗中刺瞎了柳生十兵卫一只眼睛。众人看敌不过,仓皇地逃回客店。众人道:“主公,咱们现在怎么办?”向东直毅道:“看来现在只得到钓鱼岛上暂避一时。”这伙人到了钓鱼岛后便霸占了那里,到现在也没归还中国——着实的可恶!

    向东直毅本轮对手是石破天。石破天对倭寇的无耻行径痛恨不已,就此机会痛扁向东直毅。格斗中石破天一拳打在向东直毅脸上,只见漫天有杨花散落。细看不是杨花,点点是向东牙!
   
    其实,石破天下手如此之狠也并非全因爱国。他第11轮输给李求道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这李求道何许人也?各位看官有所不知。这李求道本来在于天华手下听差。后于天华的店铺对外转让,李求道接手了一大部分。一夜之间李便成了轶道府地界上的大店铺。号称三巨头,棋社有学员三百余。
    话说第十轮,李求道上擂台比武。结果眼看要输了,急忙大吼一声:“大胆,你敢赢我?!我爸是李刚!”对手闻听此言一时愣住。须臾,一脚踹去,大骂道:“李刚算个屁!老子是城管!”

    敢踹李刚儿子的不是别人,正是梁城管。做城管的若没点拳脚功夫哪里震得住这许多小商贩。梁城管上届是第三名。本届武林大会目前排名暂列第五。除了负于欧阳紫,断魂,无影手,石破天外。梁城管竟然还输给了向东直毅(看来这日本浪人的武功也不一般)。

    提起城管,就不得不提城管头领毛提辖。毛提辖原名毛达。家住计弈海湖边。计弈海原是湖不是海,但因湖大望绝,故自古称海。海边渔家为对抗地主恶霸乡绅之盘剥,自立行会,号计弈帮。现任帮主赛李广,射得一手好箭。毛达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打死强抢民女的恶霸镇关东后到五凳山出家。酒后大闹五凳山  。被逐出山门。醉卧山 下,被路经此地的赛李广发现并收留在庄上。后来靠赛李广捐了一个官,做了轶道府提辖。毛提辖本轮之前战胜了玉蝶和于天华。

    提起于天华,那可是颇富传奇色彩的人物。早年给地主做长工。后辞职不干自己做小生意,几经改行。后来有了点积蓄便也开了个小作坊。起初只雇了几个长工。后来买卖越干越大,竟然成了轶道府地界上最大的店铺。自从腰粗了后,说话的腔调也变了。以前和他在一起共过事的长工背后议论:这家伙富贵后说话就开始拿腔拿调的了。
    于天华本轮对手是欧阳紫。自武林大会开赛以来,欧阳紫真可谓是一骑绝尘,狂揽13连胜,未遭败绩。这其中包括战胜了断魂。在强大的欧阳面前,于天华这个刀上飞燕自然就成了刀下爬熊。虽然如此,于天华本届比赛也有亮点。他先后战胜了上届武林会第四名曲伯虎和刘氓。

    说起这刘氓可不是一般人。他竟然在第六轮战胜了本届比赛夺冠呼声最高的无影手。无影手事后懊悔道:“要是和他武斗就好了。”各位看官有所不知,北大荒丰缘武林会可以由选手决定是“文斗”还是“武斗”。文斗比棋,武斗比武。那盘棋的确精彩。刘氓闪转腾挪,把无影手的攻击化于无形。无影手破哪块空,刘便给哪里,最后转换后依然在中服围出大空。刘氓虽然这次踩着人家成了名,但之前也做过别人的垫脚石。他在第四轮中输给了小孟尝董尚志。小孟尝胜了刘氓后,特意在自己庄上承办了一轮比武大会。武林各豪侠齐聚董庄,小孟尝好吃好喝招待一番,次日还安排大家山上游玩一天。刘氓爆冷胜了无影手后心气正胜,本想在董庄继续一鼓作气,没成想断魂这根骨头实在难啃。最后他把断魂徒弟玉蝶放倒,算是聊以自慰。

    关于刘氓还有精彩故事,待后文细说。此处按下不表。再说断魂正慢啜细品间,但听得幽怨琴声隐隐入耳。细听,辨得是《平沙落雁》。这…这…这曲调不是我昆仑调吗!难道是数月不见的她吗?断魂不由得健步上楼寻声而去。他一把推开画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不错,抚琴的正是白素素!但对面坐着一人。啊!竟然是他!
    对面不是别人,正是无影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俩人到底有何恩怨呢?各位看官有所不知。这两人各自开了一个武馆。都靠招门徒收学费生活。就在武林大会前一个月,无影手对外宣称:包段!这包段就是保证学员能通过乡里的比武考试,获得黑带5段证书。否则学费分文不取。此告示一出,各村青壮无不踊跃报名。断魂的学员竟然也背叛而去,投入无影手门下。砸我饭碗,这还了得!断魂早欲锄之后快。今见和自己青梅竹马感情甚笃的师妹素素也被此狼拐走,更加怒火中烧。二话不说拔剑就刺。
    此时翰林院大学士李之青,兵部尚书杨振华,御医院主事王太医,大理寺卿孙译,轶道府胡府尹都来到客栈就座。仔细观看着二人在客栈内大打出手。这边是青龙出海,拨云见日,紫燕穿林,袖里藏花——剑如鹰击长空灵猫捕鼠。那边是流星赶月,风卷残云,白蛇吐信,乌龙摆尾——棍似猛虎下山排疆倒海。直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两人自房间内打到房间外,从走廊打到楼梯。如滚石下山,从楼上打到楼下。似蛟龙出水,从楼下飞升至楼上,一时间只见杯盘四溅,地板翻飞。此时只见断魂一个天边摘日直奔无影手胸口刺去。无影手急忙一个踺子后手翻加曲体后空翻两周躲过锋芒。断魂哪里肯放过,抢上一步紧接着又是一个犀牛望月剑撩无影手胯下。无影手一个拉拉提躲过剑尖,顺势纵身一跃,一只手棍点擎天柱另一只手抓住三楼扶栏一个快起单臂手倒立翻上三楼。围观者见此情景无不拍手喝彩。兵部尚书杨振华不由地赞叹道:“踺子后手翻加曲体后空翻两周——嗯,难度系数是3.0。”翰林院大学士李之青沉吟片刻道:“还接了一个拉拉提,而且是女套男用,并且还是带棍的……嗯,应该有0.5的加分!”王太医和孙译频频点头称是。胡府尹一脸媚笑:“李大人所言极是!”遂在难度系数一栏写下3.5。

    无影手在楼上道:“今天算你赢了,某家有事,先行一步,少陪!”断魂哪肯罢休,施展轻功飞上楼去。但无影手已不知去向。各位看官有所不知。本月26日无影手即要和白素素行新婚大典,自然无心恋战。娶媳妇才是正经事,在这打打杀杀那都是胡扯淡。

    回到翘楚峰山寨。无影手和素素方定。隐忍多时,素素终于开始发作:
“你以后不要和我师兄动武!”
“怎么,你心疼他了?”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师兄武功高强,我怕他伤到你呀!”
“我看你是和他旧情没断吧?”
素素气极,抬手一巴掌扇去。无影手一把抓住素素手腕,将素素揽入怀中。四目相对,一时间冰消雪释,春风化雨,十里柔情。
    老婆子把众丫鬟避出内室,屋中只剩下无影手和素素俩人……自有万种风情,有诗云:

鸳鸯戏水凤穿花,连理枝生同心结。
罗袜高挑香肩露,金钗斜坠乌云倚。
脉脉春浓杨柳腰,气微娇喘樱桃口。
山盟海誓千旖妮;羞云怯雨万妖娆。
醉眼朦胧汗玉香,酥胸露滴牡丹心。
朱唇紧贴脸相偎,莺声耳畔美津甜。

婆子倚坐门旁,听二人在屋内欢好,不禁脸上美意昂然。只听得屋内淫词浪语,喋喋不休;娇喘连连,嘿咻不止。一声公鸡清晨鸣。婆子一时恍惚,扶膺深吸,心亦醉了……。

    日头高照,二人醒来床上相倚。素素道:
“相公,愚妾以为包段之事甚为不妥。”
“何以见得?”
“君想,这些学童不是当次非要拿证不可。若有人能过而不过,便可免交学费。若十之四五存此想法,恐怕这山寨租金都无着落了。”
“娘子所言甚有道理,为夫确需再做斟酌。”
“再者,包段之事明显有挤压同行之嫌。你若如此,让其他帮会如何进退?”
无影手沉默不语。娘子的话确有道理。挤压同行之事他并不在意。但提起租金二字却刺痛了他的心事。

    说起山寨租金一事,另有一番故事,各位看官听我慢慢道来。以前,轶道府只是个小村庄,各帮派都在轶道府地界上租住胡府尹用当地税收盖的公房。每月向府尹交一点房租,但数量不多,大家没觉得有什么负担。自从轶道府来了一个师爷后一切都变了。此人正是上文所说的刘氓。刘氓姓刘名氓,字盲流。号“流盲居士”。一天,他对府尹道:东家,各帮这几年手上又有点钱了,他们住你的房子,每月交租子,不划算,反正他们永远住下去,你干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做——公房出售!告诉他们房子永远归他们了,可以把他们这几年攒的钱收回来。府尹说:不错,那租金怎么办?师爷说:照收不误,起个日本名,叫物业费!府尹很快实行了,赚了好多钱。各帮那个高兴啊!过了几年,府尹的村子发展成城镇了,有钱人越来越多,没地方住。师爷对府尹说:东家,帮会这几年手上又有钱了,咱们给他们盖新房子,起个名堂叫做旧城改造,他们把手上的钱给我们,我们拆了房子盖新的,叫他们再买回去,可以多盖一些卖给别人。府尹又实行了,这次,有些帮会不高兴了,府尹的家丁派上用途了,各帮会打掉牙只好往肚子里咽,府尹又赚了好多钱。又过了几年,府尹的村子发展成大城市了,有钱人更多了,府尹的土地更值钱了。师爷对府尹说:东家,咱们把这些帮会的房子拆了,在这个地方建别墅,拆出来的地盖好房子卖给那些有钱的大款还能赚一笔。府尹说:帮会不干怎么办?师爷说:咱给他们钱多点儿,起个名堂叫货币化安置,咱再到咱们的猪圈旁边建房子,起个名堂叫经济适用房,给他们修个马车道让他们到那边买房住。府尹说:他们钱不够怎么办?师爷说:从咱家的钱庄借钱给他们,一年6分利,咱这钱还能生钱崽,又没风险。府尹又实行了,各帮会拿到钱,府尹的经济适用房到现在只盖了一间,各帮会只好排队等房子,直到现在,还等着呢……。于是,有些帮会开始闹事了。府尹有点慌,忙问师爷怎么办?师爷说:赶紧通知各帮会,房子要跌价了,别买了,租房住吧,正好把我们的猪圈租给他们。结果,这么多年后,各帮会的钱全没了,还在租房住,直至今日!

    放下无影手独自在那发愁不表。回头再说喻平客栈。至此,欧阳紫狂扫14连胜。即便最后一轮输掉,状元亦无旁落。断魂除了输于欧阳外也无败绩,稳居榜眼位。无影手即便最后一役不胜,也仅输3场,则仍可摘得探花。不过无影手最后一役对手是欧阳紫。双方为了荣誉必有一番血拼。众人一起过来向欧阳道贺,恭喜他提前状元高中。翰林院大学士李之青和兵部尚书杨振华等人趁此机会,目不转睛地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搜索着嫌犯。正在此时厅堂里前呼后拥走进一伙人,为首的正是北大荒丰缘钱庄的熊管帐。其实这管帐并非武林大会的施主。他只是钱庄老板的管家而已。因钱庄老板事务繁忙,从不莅临大会,故众人都认得熊管帐为施主代表。李大人,杨大人等上前见礼,众人落座,稍叙闲话。熊管帐道:“有人托我给几位捎个物件。”一挥手,店小二端上来一个托盘。李大人把上面的红绸子掀掉,盘中赫然放着一根鸡毛,鸡毛上绑着一跟牙签。李大人不由一惊:“这…这…这不是梁王的令箭吗?”难道他还活着?李大人抬眼再看那店小二,这不是梁王府上的亲信崔秘吗?刚才专心只看打斗,竟没认得。
    各位看官,你猜怎的。那梁王在武林素结冤仇,之前已有数次遇刺脱险经历。所以梁王早有准备,每次出行必备数两车,而且经常换乘。当日芦苇荡被打死的只是梁王的替身。梁王怕再被追杀,故假托已死,瞒天过海,欲暗中擒拿凶手。这段时间一直寄住在熊管帐府上。梁王与熊管帐自打两年前结识以来至今相交如蜜。个中原因说来话长。梁王虽是权贵,但十分内惧,经常在床头跪搓衣板。家中财务一概由内人管着。虽私下攒了点私房,但杯水车薪,不够外面应酬。再加上其为人吝啬,不拔一毛。自然面上无甚作为。自打通过旁人结识了熊管帐,如久旱逢甘,他乡遇故。整日里酒宴歌席,熊哥长短,恩情不绝。哄得那熊管帐飘飘然,乐得出钱出力(当然了,那熊管帐花的也不是自己的钱)。
    熊管帐朝李大人微微点了点头。李大人会意,不露声色,依然按原计划行事。熊管帐又差人叫来客栈王老板。王老板自知是好事,喜不自禁,见得那熊管帐自是道不尽的万福。熊管帐道:“梁王早前留下安排,这纹银两千全做你承办大会资费,还望收纳。”那王老板细数了一下,方才比武确实打碎杯盘不少,地板楼梯也需修缮,再加上宴请与会众人的两桌酒席,总共不过一千两纹银。现得两千两,岂不赚得盆满钵满。于是乎嘴上虽一再言多,熊管帐破费之类的推辞,手上却忙不迭地接过。他拿着手中的支票,起初看着脸上还挂着笑,到了后来竟不知那表情是哭是笑。各位看官你猜怎的。原来这支票虽却是两千两不假,但最后一行赫然写着:万年之后可以支取。王老板手握债卷,欲哭无泪。万年之后支取——那不就是让老子等到美联储倒台,美利坚变成社会主义以后兑现吗!以前这洋鬼子到中国那是明抢。现在不叫抢了,起个名堂叫“借”。“借”完永远不还——抢劫2.0版本。啊,合着这年头时兴起名堂啊。难道老子不会吗?王老板怒不可遏,把支票撕个粉碎掷在地上,又狠狠踏上两脚。回头对众小二吆喝一声:“来呀,把‘喻平客栈’四个字给我换掉,改成‘天上人间’!”

    再说那欧阳紫,提前一场状元高中,自是难掩得意。各路豪杰都来道贺,一行送出客栈。忽然间屋顶飘下一人——轻花似梦,踏雪无痕。欧阳只觉得头上一颤,再看自己头上的簪子已在这人手中。此人一身夜行黑衣,脸上蒙着黑纱,身上背着一把宝剑。此人慢慢将簪子插在自己的头上,揶揄道:“想拿回去吗?那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说话间人已飞至屋顶。士可杀不可辱!在众人面前欧阳哪能受得了这等羞辱。拔剑在手大喝:休走!紧随其后,飞上屋脊。众人一起远处散开,暸望屋顶。只见二人在屋脊寸宽的一线之地你来我往,难分高下。战了几回合,那人飞入竹林,欧阳尾随其后,双双遁入房后不见踪影,众人一起奔至房后继续观瞧。只见两位黑白剑客在竹林上攀飞纵跃似灵猿展臂,闪转腾挪如游龙戏凤。直打得幽竹四晃如恶风过林。众人看得傻了眼。那人忽然落于枝头上道:“你水平还不错,咱们后会有期!”说着,几个跟头在竹林尖上翻过便无影无踪了。欧阳没有办法,只得收了宝剑回到房中。自觉脸上无光,心中沮丧。众人议论纷纷,猜测这是何方高人。想来这轶道府地界上的英雄悉数在此,这些年也未曾听闻有世外高人隐士。此人到底是谁?在座无一人知晓。欧阳道:“看来我得上山一趟!”
    欧阳所言之山正是五凳山。天蒙蒙亮欧阳就到了山脚下,只见此山紫气氤氲,云霞明灭。水澹生烟,清猿哀啼。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欧阳奋力向上,爬了半日到了山顶的云中观。玄真道长正居住于此。
    玄真道长出生于碾子山下,自幼习武,十几岁便打遍江南无敌手。十六岁起走南闯北遍访高人。少林,武当,太极,八卦无所不学。后融各家之长自创出一套玄牝剑法,出神入化,风雷变幻,为江湖公认的武林绝学。玄真天性爽直,不愿与官宦为伍,遂隐居于五凳山上。各地青壮无不慕名而来,悉欲窥神功一妙,他日好闻达于天下。这其中有欧阳紫,无影手,梁城管,毛提辖,赛李广等。去了京城大内的还不算在内。数量之多难以尽数。
    欧阳给师傅见过礼。师徒二人先叙了别后之情。话锋切入了正题:
“依师傅之见,此人大概是何方神圣?”
“依你所述,此人不象是本州府地界上的人。有可能是大内高手。”
“大内高手为什么要到丰缘武林会来凑热闹?”
“你有所不知,最近为师已得到消息,朝廷为了抓住行刺的凶犯马上要组织一次溶氏武林会。武林会将一直办下去,直到抓住凶手为止。”
“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现在是本地界上的状元了。那个界外高人定是先来探探你的底。”
“那他又何必着急,反正溶氏武林会我是会去的。”
“你有所不知,溶氏武林会很特别,允许参加的举子蒙面格斗。即便他夺魁你也不见得知道此人是谁,就如同你这次遇到的情况一样。”
    说着话,玄真道长提剑在手:“除了进京的那些徒弟外,你是为师最中意的徒弟。你要牢记为师一句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一个区区丰缘武林会的状元,哪知江湖水之深浅。那些大内高手取你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一般。此次夺魁后,你仍要虚心学习,使武功日益精进。才不辜负为师对你的一片期望。”

    说完,玄真便舞起剑来。只见他手分阴阳,身藏八卦,步踏九宫。青龙出海势难挡,拨云见日定乾坤。犀牛望月显灵机,白猿攀枝藏奥妙。剑法轻快稳健,动如轻风,稳如山岳,一发即至。翻天兮惊鸟飞,滚地兮不沾尘。一击之间,恍若轻风不见剑。万变之中,但见剑之不见人。这正是万人欲窥的玄牝剑法。
    舞毕,玄真道:“无论是棋道还是武道,推而广之,一切格斗之竞技,道理相通。因敌变化,不拘成法;顺人之势,借人之力;避实就虚,以斜取正。这些剑道上的法则同样适用于棋道。剑道的最高境界要求神剑身三者合一。棋道同样如此。战术技巧,战略构思,攻防把握应该浑然一体。不能三心二意,举棋不定,关键处犹豫不决。古今有多少棋道高手在犹豫不决中败下阵来。战机转瞬即逝,乾坤当下扭转。在武道中有句话叫: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正是这个道理。”

    欧阳道:“谨尊师傅教诲!”欧阳随即下山。10月3日将是丰缘武林会最后一场。届时御前三品棋待招刘星和御前五品带刀护卫赵守洵将到场观战。黑衣大侠能否出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注:本小说除对阵胜负和角色扮演者的实际情况相同外,其他内容均属杜撰,特别是其中的负面内容。请读者和相关人员切勿对号入座。)
(另:本文发稿由于时间仓促。文中配图过几天补上。部分内容还需修改增补。请读者继续关注。)
 

 


 


上一篇:围棋TV的哈市盛会——联赛第15轮及闭幕式(一)
下一篇:黑大棋缘——记联赛第13轮黑龙江大学站
甲级联赛更多>>
  • 围棋TV的哈市盛会——联赛第15轮及闭幕式(一)

    哈里巴巴:     第二届北大荒丰缘杯哈尔滨市业余围棋甲级联赛经过15轮,历时近4个月的激烈角逐,10月3日在军友假日酒店落下帷幕。当天闭幕式之前先进行了第15轮的争夺。本轮最大的看点是此前一直保持全胜的张子豪对阵刘泊辰。刘泊辰此前虽然已经两败,但由于其具有全国业余顶尖级的实力水平,所以使本局格外使人关注。张子豪和去年联赛时相比似乎已不可同日而..

    浏览量:3133次发布时间:2015-10-05
  • ·围棋TV的哈市盛会——联赛第15轮及闭幕式(二)
  • ·《喻平客栈》——《北大荒丰缘武林传》第14回
  • ·似曾相识今又来——记联赛7,8轮尚志行(一)
  • ·青山绿水好还乡——记联赛7,8轮尚志行(二)
  • ·石嘴山觅英雄迹——记联赛7,8轮尚志行(三)
  • ·棋友情山高水长——记联赛7,8轮尚志行(四)
  • ·黑大棋缘——记联赛第13轮黑龙江大学站
  • ·计搏弈海 千回百转 —— 记联赛第12轮(二)